卡巴他赛(JEVTANA/CABAZITAXEL)在晚期初治去分化脂肪肉瘤有积极疗效?

2022-11-17 作者: 康必行-小雪

       不可切除/转移性DDLPS患者治疗选择有限,亟需新药满足临床需求。此项由EORTC STBSG开展的国际多中心、开放标签、单臂Ⅱ期试验(NCT01913652)评估了卡巴他赛在转移性或不可手术局部晚期DDLPS初治患者中的抗肿瘤活性,获得了令人鼓舞的初步结果,卡巴他赛显示了超出预期的良好疗效,为进一步的Ⅲ期研究提供了支持。卡巴他赛有望成为这部分患者的治疗新选择,改善生存结局。

  研究纳入了来自欧洲地区4个国家、共10家中心的38例患者(2级和3级分别为32例和6例),入组时间为2015年3月至2019年3月。入组患者6个月内有疾病进展,且既往未接受过化疗。入组后接受卡巴他赛治疗(25 mg/m2,静脉输注,q21d),直至出现不可耐受的毒性反应、疾病进展或退出试验。主要终点为12周无进展生存(PFS)率(按照RECIST 1.1标准)。基于Simon二阶段设计,第一阶段(17例)和第二阶段(37例)需分别至少有4例和11例患者在12周内无进展。

  中位治疗5个周期(1~30个周期),其中26例治疗≥4个周期。12周PFS率为55%(21/38),达到主要终点。中位随访21.6个月,中位PFS为6.5个月[95%可信区间(CI):2.8~10.3个月],中位至疾病进展时间(TTP)为7.4个月(95%CI:2.8~12.1个月),中位总生存期(OS)为21个月(95%CI:14.8~33.5个月)。客观缓解率(ORR)为8%,包括1例完全缓解(CR)和2例部分缓解(PR);中位起效时间为8个月(5.1~8.3个月)。23例患者疾病稳定。疾病控制率(DCR)为68%。

  安全性方面,卡巴他赛相关的最常见不良事件(AEs)是中性粒细胞减少、腹泻、疲乏、厌食和贫血。最常见的3~4级AEs(无论是否与卡巴他赛相关)包括中性粒细胞减少(50%)、白细胞减少(42.5%)、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25%)、疲乏(12.5%)、贫血(10%)。未出现毒性反应相关的死亡病例。

  根据分子和临床特征,LPS可分为分化良好型(WDLPS)/DDLPS、黏液样/圆细胞型LPS和多形性LPS,其中WDLPS/DDLPS最常见。这些亚型的LPS临床行为、系统治疗敏感性各异。与黏液样/圆细胞型LPS和多形性LPS相比,WDLPS/DDLPS对软组织肉瘤经典一线治疗——阿霉素和异环磷酰胺敏感性更低。一线治疗失败后,其他选择包括曲贝替定、大剂量异环磷酰胺持续输注等,抗肿瘤活性不佳。

  尤其是对于DDLPS,这些药物治疗的中位PFS非常有限,疾病进展时,没有其他有效药物可用。近年来,对LPS遗传学和分子学属性研究和认识的深入,有力推动了新型靶向药物的开发,如selinexor、MDM2抑制剂和CDK4抑制剂,但目前尚未获批适应证。尽管免疫治疗在多种实体瘤显示了令人振奋的疗效,但在晚期软组织肉瘤(包括DDLPS)中效果有限。因此,临床上迫切需要其他有效且可耐受的治疗选择。

  与紫杉类药物类似,卡巴他赛通过抑制微管解聚发挥作用,已被批准用于转移性激素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治疗,是一种相对安全、有效、耐受性良好的抗微管药物。此前关于卡巴他赛治疗WDLPS/DDLPS的直接证据有限,但已有Ⅰ期研究报道减量卡巴他赛治疗DDLPS患者,PFS超过4年,非常成功。另一种抗微管药物艾日布林也被证实对软组织肉瘤有一定活性,尤其是DDLPS。因此,探索卡巴他赛是合理的。

  本研究获得的超出预期的近期疗效和生存数据,初步显示了卡巴他赛在转移性或不可切除局部晚期DDLPS初治患者中积极的抗肿瘤活性和作用持久性,媲美目前用于DDLPS二线或后线治疗的其他药物。尤为突出的是,38例患者中有11例(30%)接受了超过10个周期的卡巴他赛治疗,其中1例长达30个周期,表明卡巴他赛不仅带来了持久获益,且治疗耐受性良好。

  在其他可用药物中,蒽环类治疗失败后DDLPS第二大常用药物曲贝替定,在Ⅲ期研究中与达卡巴嗪随机对照,PFS为2.2个月,因此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适应证。此外,回顾性研究表明,曲贝替定对DDLPS有更高的活性,尤其是低级别DDLPS。大剂量连续输注异环磷酰胺是DDLPS患者二线和后线治疗的另一种选择,但目前尚无前瞻性研究报道,仅有一项小样本回顾性病例系列报告了6个月的PFS和30%的PR率,均为高级别DDLPS患者。艾日布林获批用于软组织肉瘤中的LPS亚型。值得注意的是,这是首个获批用于后线治疗的药物,3个月时评估,其改善了OS,但对PFS没有优势。继曲贝替定和艾日布林之后,除临床研究以外,DDLPS没有获批适应证的治疗选择。

  近期,核输出抑制剂selinexor治疗DDLPS的安慰剂随机对照国际临床试验结果发表。selinexor组中位PFS为2.8个月,安慰剂组为2个月,selinexor仅改善了3周,且毒性反应不容忽视。新型靶向治疗临床研究中,CDK4抑制剂amebaciclib的Ⅱ期研究结果显示PFS为6个月左右,新型抗MDM2分子尚在研究中。

  总的来说,晚期DDLPS患者治疗选择仍然有限,迫切需要更有效、可耐受的治疗方案。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报道临床研究中,尚无靶向药物治疗DDLPS的结果优于卡巴他赛。期待后续更大样本量的对照研究、以及生活质量评估数据进一步明确卡巴他赛在晚期DDLPS患者中的价值。如有需要,请咨询康必行海外医疗医学顾问:4006-130-650或扫码添加下方微信,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点击拓展阅读:卡巴他赛(JEVTANA)治疗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的有效性怎么样?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卡巴他赛  https://www.kangbixing.com/

一对一客服专业解答
"扫一扫添加官方微信 咨询解答更便捷"
余下全文
一对一客服专业解答
7x24小时贴心专业为您解答
报告 用药 治疗
分享到
热点推荐
往期回顾

(R) 康必行海外医疗 www.kangbixing.com

(C) 武汉康必行医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证书编号:(鄂)-经营性-2022-0027

免责声明:本网站展示的医药信息仅供参考,具体疾病治疗和用药细节请务必咨询医生和药师,康必行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