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格非尼/瑞戈非尼(REGORAFENIB)为何脱颖而出?

2020-10-06 作者: 康必行-小喆

      第一重:抑制血管生成又添靶点——TIE-2HCC是一个血管富集的肿瘤,血管新生在肿瘤的发生发展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研究证实,血管生成素(Angiopoietins,Ang)家族及其酪氨酸激酶受体-2(TIE-2),与血管生成密切相关,在肿瘤形成过程中对血管形成、稳定、转移和退化起重要作用。TIE-2是Ang家族的共同受体,属于受体酪氨酸激酶家族成员。TIE-2基因定位于9p21,全长约109×103bp,编码1124个氨基酸。Ang与TIE-2结合后可调节内皮细胞与周围间质细胞的相互作用,促进血管的生成及增生。Ang-2和TIE-2信号通路可能作为肝癌血管新生的启动和加强的重要靶位,并在肝癌的侵袭转移机制中起着重要作用。因此,瑞戈非尼靶向抑制TIE-2的活性对有效控制HCC疾病进展起到了关键作用。

  第二重:抑制肿瘤增殖新靶点——p38MAPK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p38(p38MAPK)是细胞内的一类丝氨酸/苏氨酸蛋白激酶。MAPK的激活是细胞内磷酸化级联反应的最终步骤。MAPK在MAPK/ERK激酶的作用下于酪氨酸和苏氨酸残基处发生磷酸化而被激活。MAPKs信号转导在细胞内具有生物进化的高度保守性,以三级激酶级联的形式(MAPKKK-MAPKK-MAPK)转导信号。p38MAPK经外界刺激而激活,引起细胞内蛋白激酶的连锁反应,作用于细胞周期的各个检验点,参与调控细胞的增殖、凋亡和分化。与正常非肿瘤细胞相比,p38MAPK在HCC中呈普遍持续的激活表达。另外,研究发现阻断p38MAPK信号通路可以抑制肝癌细胞的转移。因此,瑞戈非尼抑制了p38MAPK,即对肝癌细胞的增殖和转移起到了抑制作用。

  第三重:新增肿瘤微环境FGFR-1抑制靶点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1(FGFR-1)属于受体型蛋白酪氨酸激酶。FGFR-1由胞外配体结合域,单向跨膜域和胞内酪氨酸激酶域组成。FGF与FGFR在调控细胞增殖、生存、分化及迁移中发挥重要作用,然而失控的FGFRs信号与多种恶性肿瘤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根据不同的细胞类型,FGF/FGFR信号通路通过激活不同的信号通路调节肿瘤细胞增殖及生存,如PI3K/Akt/β-Catenin-CBP通路、MAPK通路、RSK通路。因此,瑞戈非尼抑制了FGFR-1,可以从肿瘤微环境方面影响肝癌细胞的增殖及生存。如患者需要,请咨询康必行海外医疗医学顾问:4006-130-650.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瑞戈非尼  https://rgfn.kangbixing.com/


一对一客服专业解答
"扫一扫添加官方微信 咨询解答更便捷"
余下全文
一对一客服专业解答
7x24小时贴心专业为您解答
报告 用药 治疗
分享到
热点推荐
往期回顾

(TM) 康必行海外医疗 www.kangbixing.com

(c) 武汉康必行医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