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卡帕尼(RUCAPARIB)用于治疗卵巢癌患者疗效如何?

2020-12-30 作者: 康必行-小喆

 作为肿瘤治疗的主要靶点之一,PARP全称poly(ADP-ribose)polymerase,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它能够识别DNA单链断点启动修复,最初开发PARP抑制剂用于增强化疗药物的疗效,后来主要针对DNA修复缺陷型癌症。目前已上市的PARP抑制剂主要有3种,分别是: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尼Olaparib(商品名:Lynparza)、Clovis Oncology公司卢卡帕尼Rucaparib(商品名:Rubraca)以及Tesaro公司的尼拉帕尼Niraparib(商品名:Zejula)。

  (1)铂类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维持治疗

  这一用法是PARP药物的主要使用路径。对于既往含铂化疗敏感的卵巢癌在末次化疗病情达到CR或PR后进行单药维持治疗。

  三种药物在具有BRCA突变(gBRCA是胚系突变,tBRCA包含体系和胚系突变)的患者维持治疗PFS差不多,总体在20个月左右,尼拉帕尼更优。在所有铂类化疗敏感人群中,尼拉帕尼和卢卡帕利的PFS数值更漂亮。

  (2)具有胚系BRCA突变卵巢癌复发后的解救治疗

  在解救治疗上,目前只有奥拉帕尼和卢卡帕利获得了初期结果。从有效率上看,卢卡帕利的ORR50%,更高。等待奥拉帕尼的SOLO3的数据结果。

  2.药物基础属性

  (1)其实PARP家族共有17种PARP抑制剂,而目前这三种药物的各自能覆盖的靶点不一。其中卢卡帕利的靶点最广。这种靶点不一的情况其实对于后续耐药处理提供了思路。

  (2)药理数据:

  在2017ECCO上,Tesaro公司展示了一张三种药物的药理学数据,尼拉帕尼在很多指标上处于优势地位。

  3.尼拉帕尼联合PD1已拔得头筹

  其中PARP抑制剂使用起来限制重重,但是现实生活中很多患者都是铂类耐药及难治的。此类患者被直接排除。而目前火爆的PD1在卵巢癌的数据也较为有限。那如果将二者联合起来能否获得较好的临床疗效呢。在2018SGO上,就报道了一项尼拉帕尼联合K药治疗铂难治耐药的卵巢癌的临床数据。结果喜人,更贴近临床应用。

  4.PARP抑制剂耐药

  任何靶药都会有耐药出现。小编前日拜读了一篇PARP耐药原因的文章,描述原因很多如BRCA的继发突变导致活性恢复、其他修复通路的活化等。而其中一种耐药机理提到其他PARP酶的异常导致在服靶药耐药。而在此情况下,采用靶点更多的PARP抑制剂或与PARP结合力更强的靶药如卢卡帕利及尼拉帕尼也是其中一条解决通路。虽然有待临床验证,但是提供了解决思路。

  通过以上的各角度比拼,希望大家对这是三种药物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尼拉帕尼和卢卡帕利虽然上市晚些,但有自己的独特优势。希望有这三种药物的加持,卵巢癌甚至其他癌种的患者能够从PARP抑制剂中获益。如患者需要,请咨询康必行海外医疗医学顾问:4006-130-650或扫码添加下方二维码!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卢卡帕尼  https://www.kangbixing.com/


一对一客服专业解答
"扫一扫添加官方微信 咨询解答更便捷"
余下全文
一对一客服专业解答
7x24小时贴心专业为您解答
报告 用药 治疗
分享到
热点推荐
往期回顾

(TM) 康必行海外医疗 www.kangbixing.com

(c) 武汉康必行医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