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向药曲妥珠单抗(TRASTUZUMAB)可用于治疗乳腺癌

2020-11-14 作者: 康必行-小喆

       在9月10日刚揭晓的2019年拉斯克奖中,一款名为曲妥珠单抗(Herceptin,trastuzumab)的乳腺癌药物的发明团队摘得了今年的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那么曲妥珠单抗为何方神圣?它的发明团队因何而能获此殊荣?这一切还要从上个世纪70年代说起。

  20世纪70年代中叶,随着对人类基因研究的不断深入,科学家们逐渐发现我们体内的一些基因会诱发癌症的发生。于是,科学家们开启了搜寻癌细胞生长基因“帮凶”之旅。

  1985年,基因泰克(Genentech)的科学家阿克塞尔·乌尔里希(Axel Ullrich)博士与他的同事阿特•列文森(Art Levinson)博士发现了一个和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也叫HER1)基因很类似的基因,因此将它命名为HER2,但是基因泰克当时并不知道它有什么用。直到1986年夏天,乌尔里希博士在一场研讨会上分享了HER2的故事,HER2的重要性才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丹尼斯·史莱门(Dennis J. Slamon)教授发现,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开始了之后长达多年的合作。

  1987年,史莱门教授团队报道了HER2与乳腺癌的关联性:在大约30%的乳腺癌细胞里,HER2基因的表达量极高,竟可达正常细胞的100倍!后续的研究则发现,乳腺癌患者中,HER2基因表达量越高,预后就越差,死得也就越快。这一惊人的发现让研究人员灵光一现:如果通过药物控制住HER2这个“帮凶”,应该可以治疗这类乳腺癌患者。

  可是,什么样的药物才能够攻击HER2这个靶标呢?基因泰克的科学家们将眼光瞄向了人体免疫系统对抗细菌和病毒的蛋白质——抗体。因为HER2是一种受体蛋白,需要与配体结合才能发挥作用,所以科学家希望通过抗体来抑制HER2与配体的结合,进而抑制它的功能。然而当迈克尔·谢泼德(H.Michael Shepard)博士和他的同事们成功设计出适用于人体治疗的抗体时,欣喜之情却被泼上了一盆冷水。原来在当时,基因泰克的第一个癌症疗法临床试验刚刚宣告失败。尚处于初创期的基因泰克决定停止HER2临床试验,不再冒险继续支持这种尚未有成功先例的新药开发。

  基因泰克的退出一度让HER2项目来到了死亡的边沿。然而史莱门教授和基因泰克参与这个项目的科学家们却并不死心。那段时间,史莱门教授经常来到基因泰克的办公大楼拦下路人,向他们介绍HER2项目令人印象深刻的研究数据。机缘巧合,基因泰克一位副总裁的母亲在当时恰好被查出得了乳腺癌,深知乳腺癌患者多么需要更新的治疗选择。因此,他也成为了HER2项目的支持者。大量无药可治的患者也纷纷表示,自己自愿参加临床试验。就这样,在各方齐心协力的努力下,基因泰克终于重启了这个项目。

  1998年9月25日,这个日子让史莱门教授和基因泰克永生难忘。经历了长达十年的研发后,首个HER2靶向药物曲妥珠单抗终于获批上市。从疗效上看,只接受化疗的乳腺癌患者一年死亡率是33%,即有三分之一的患者会在一年内去世。当化疗加上曲妥珠单抗后,死亡率减少到了22%。如患者需要,请咨询康必行海外医疗医学顾问:4006-130-650.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曲妥珠单抗  https://www.kangbixing.com/bxyw/hesaiting/


一对一客服专业解答
"扫一扫添加官方微信 咨询解答更便捷"
余下全文
一对一客服专业解答
7x24小时贴心专业为您解答
报告 用药 治疗
分享到
热点推荐
往期回顾

(TM) 康必行海外医疗 www.kangbixing.com

(c) 武汉康必行医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