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博西尼(PALBOCICLIB)+阿法替尼逆转CDK4+EGFR共突变肺癌患者的耐药!

2020-11-19 作者: 康必行-小喆

  本案例首次报道了一名EGFR L861Q和CDK4共突变肺癌患者,其对厄洛替尼和阿法替尼耐药,但对阿法替尼联用帕博西尼敏感。患者为吸烟男性,62岁。2017年10月,因外伤接受胸部CT扫描;右肺中叶发现占位性病变,病理诊断为肺鳞状细胞癌(LUSC)。PCR检出EGFR L861Q突变。分别口服厄洛替尼和阿法替尼治疗2个月和3个月。然后分别给予permbrolizumab联合局部放疗6个月和nivolumab联合局部放疗6个月的治疗,复查CT扫描显示胸壁和肺转移结节增大,提示疾病进展。

  之后,患者接受TP化疗方案和恩度治疗。6个月后,头部MRI显示双侧额叶、右侧顶叶、右侧小脑有异常信号,并考虑了肿瘤转移的可能性。通过对肿瘤组织的全面基因组分析,发现了EGFR L861Q突变、CDK4 CNV(6.59倍)突变和MDM2 CNV(7.19倍)突变。

  经分析,CDK4的异常调控促进了多种癌症的肿瘤发生,CDK4和CDK6的突变可能是EGFR-TKI的耐药因素,而在肺癌中使用CDK4和CDK6抑制剂可以逆转EGFR-TKI的耐药。帕博西尼是CDK4/6的抑制剂,已被用于治疗HR阳性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并在肺癌等其他癌症类型中进行了研究。

  患者休息7天后,给予其帕博西尼(100 mg/d)联合阿法替尼(40 mg/d)的治疗。口服期间出现1级骨髓抑制、血小板减少、轻度贫血,7天后好转。方案实施2个月后,CT显示右前外侧胸壁及右腋中线不规则软组织肿块缩小,右肺4个结节基本消失,病情部分缓解(PR),癌胚抗原(CEA)水平持续下降。

  1

  有共突变的NSCLC患者比单纯有EGFR突变的患者更容易发生耐药,且对前者的有效治疗方法有限。因此,对于耐药患者,应尽可能选择更全面的基因检测,以确认共突变情况,及时调整用药。

  2

  本案例首次研究了非小细胞肺癌中EGFR和CDK4突变情况下的用药选择,发现其对厄洛替尼和阿法替尼耐药,但阿法替尼联合帕博西尼显示出对患者具有显著获益。如患者需要,请咨询康必行海外医疗医学顾问:4006-130-650.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帕博西尼  https://www.kangbixing.com/bxyw/pbxn/


一对一客服专业解答
"扫一扫添加官方微信 咨询解答更便捷"
余下全文
一对一客服专业解答
7x24小时贴心专业为您解答
报告 用药 治疗
分享到
热点推荐
往期回顾

(TM) 康必行海外医疗 www.kangbixing.com

(c) 武汉康必行医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