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托拉西布(SOTORASIB)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研究效果如何?

2021-10-08 作者: 康必行-小雪

       要说最恶性、最难对付、最可怕的致癌突变,那必然当属KRAS基因突变!作为靶向治疗中的“钉子户”一般的存在,近40年来,几乎所有靶向药都在它的面前纷纷折戟。根据医学文献所报道,KRAS是实体瘤中最常见的癌基因之一,大约30%的肿瘤都存在KRAS突变,包括90%的胰腺癌,30%~40%的结肠癌和15%~20%的肺癌。然而,KRAS靶向药却寥寥无几,KRAS一度成为无药可用的最难突变。与没有KRAS突变的患者相比,有KRAS突变的癌症患者就像雪上加霜般,生存时间明显缩短。一旦化疗或免疫疗法宣告失败,KRAS突变患者完全没有可用的靶向治疗方案,预后极差。

  曾经,很多药物都尝试攻克KRAS这个“钉子户”,但是曲美替尼、卡比替尼、司美替尼、玻玛西林等均宣告失败。然而,就在最近,可喜可贺的是,在医学研究者们不断地努力之下,KRAS这座堡垒终于破防,多款新药不断涌现,数据格外惊艳,这个“不可成药”的靶点或将成为历史。

  经过数十年几乎不成功的研发,索托拉西布(AMG510)终于在2013年被研发成功,成为首个进入临床试验的KRAS抑制剂。就在不久前,5月28日,FDA批准索托拉西布 (sotorasib)用于治疗携带KRAS G12C突变且至少接受过一次全身性治疗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这是目前唯一一款获得批准用于KRAS突变的靶向药,也称为科学人员突破KRAS“不可成药”的里程碑!索托拉西布的获批,使得非小细胞肺癌靶向精准治疗又向前迈进一大步!

  KRAS 突变约占非小细胞肺癌突变的25%。KRAS G12C 突变约占非小细胞肺癌突变的13%。这项批准基于CodeBreaK 100的II期临床试验,共纳入126例先前接受标准疗法的KRAS p.G12C突变晚期患者,81%的患者既往接受过铂类化疗和PD-1/PD-L1抑制剂的治疗。

  而124例患者可评估反应。其中完全缓解4例(3.2%),部分缓解42例(33.9%),客观缓解率达37.1%,疾病控制率为80.6%(100/124)。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11.1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分别为6.8个月和12.5个月。长期以来,KRAS 突变一直被认为对药物治疗具有抗性,这代表了某些类型癌症患者真正未满足的需求,此次批准代表着朝着让更多患者拥有个性化治疗方法的未来迈出的重要一步。在结直肠癌中,大概有40%的患者会出现KRAS突变。同样的,索托拉西布在治疗KRAS G12C突变型的多种胃肠道恶性肿瘤患者方面,初步疗效也十分可观。

  早在2020年ESMO大会亚洲分会上就公布了研究数据,42例KRAS G12C突变型的结直肠癌患者中,3例患者肿瘤缩小,大约29例患者病情稳定,客观缓解率为7.1%,疾病控制率为76.2%。目前二期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而在包括胰腺癌、阑尾癌及胆管癌等在内的其他胃肠道恶性肿瘤的治疗中,AMG510同样展现出了稳定的疗效,客观缓解率为6.7%,疾病控制率为66.7%。如有需要,请咨询康必行海外医疗医学顾问:4006-130-650或扫码添加下方微信,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索托拉西布  https://www.kangbixing.com/drug/stlxb/

一对一客服专业解答
"扫一扫添加官方微信 咨询解答更便捷"
余下全文
一对一客服专业解答
7x24小时贴心专业为您解答
报告 用药 治疗
分享到
热点推荐
往期回顾

(TM) 康必行海外医疗 www.kangbixing.com

(c) 武汉康必行医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